一生用愛灌溉“鋼琴”的種子:紀念著名鋼琴教育家朱雅芬教授

離開老師的懷抱再久,每逢年過節尤其是教師節時,郎朗、魏小凡、曲大衛、張放這些著名的鋼琴家們,都不會忘記給朱雅芬教授打個問候電話,和老人拉拉家常。

可是今年的教師節,學生們習慣性撥出那個難忘的號碼時,裏面只有嘟嘟嘟的忙音…他們這才驀然憶起,先生已於2022年11月13日仙逝而去。

郎朗曾在給朱教授的紀念文中寫到:

“她不僅啟蒙了我,更指引了我人生的道路;她不僅是一位鋼琴老師,更是最親最愛的人!”

讓我們翻開塵封的篇章,追憶這一位嚴慈相濟,以德育人的著名鋼琴教育家。

她如風,把音樂從城市吹到田野

朱雅芬教授生於1929年8月,有愛有才的家庭環境讓她的音樂之旅始於幼年,在父親的鼓勵下她從小就開始學習鋼琴。

而當時上海的藝術氛圍濃厚,在大環境的薰陶下她接觸到了各種不同類型的音樂,漸漸地就深愛上了鋼琴這個美妙的樂器。

^朱雅芬為兒時的張放上課

1954年,從上海音樂學院畢業後,朱雅芬教授隨文化部組織的藝術團,到10餘個歐洲國家進行訪問演出,用藝術的方式向西方介紹新中國

在下鄉的5年裏,她一有時間就找機會為村民們彈鋼琴。村民們對音樂的期盼和嚮往對朱雅芬教授觸動很大,從此以後她對鋼琴賦予了更加濃厚的感情。

^前排左起:李民鐸、(故)朱雅芬、鮑蕙蕎、(故)周廣仁
後排左起:吳迎、陳比綱

她如水,滋潤鋼琴家成長的種子

春風化雨,滋潤萬物。

近七十年的執教生涯中,朱雅芬培養了大量優秀鋼琴學子,其中最著名的當屬鋼琴家郎朗。

早在郎朗三歲半,這場長達37年的師生緣就已經開啟。朱教授從孩童時期開始就非常看重郎朗,無論是學琴,還是比賽,亦或是國外演出,郎朗的鋼琴之路上都少不了她的身影。

在朱教授看來,要教出好學生,不能過於急功近利,不能要求學生在跟自己學習的階段就一定要“開花結果”,但必須給他足夠的“營養”和“肥料”,打好基礎,使他能在一生中不斷成長。

^朱雅芬教授與學生們

桃李遍地,繁星滿空。

同樣師承朱雅芬教授的中國人民大學藝術學院副教授、鋼琴家張放曾寫到:“在她的身上,始終閃耀著嚴謹治學的求實精神,飽含著獎掖後學的育人精神。朱老師或許已不記得培育了多少桃李,但接受過雨露滋潤、陽光溫暖的音樂學子們,一定會在內心深處銘記不忘!”

^朱雅芬教授與中國人民大學藝術學院副教授、鋼琴家張放
^朱雅芬教授與鋼琴家、作曲家、指揮家曲大衛
^朱雅芬教授中央音樂學院鋼琴系副教授、鋼琴家魏小凡
^朱雅芬教授與上海音樂學院學子們

她是光,照亮中國鋼琴教育之路

“任何地方只要需要我去教學,我都去!”

朱雅芬教授曾在專訪中說下這句錚錚的話語,她堅持“走基層”深入全國各地區,對初級鋼琴教學盡心盡力,錄製了《兒童鋼琴講座》教學錄影帶以及翻譯出版《鋼琴踏板法指導》一書,並多次在全國及國際鋼琴比賽中擔任評委,在全國各地舉辦大師班及教師培訓班,給琴童留下了無數諄諄教誨。

教授於2012年郎朗音樂世界成立之初深耕於近十年,從每週到每月往返北京和深圳,從不計較金錢也從不吝嗇自己的精力。

^朱雅芬教授在郎朗音樂世界

2008年,朱雅芬教授在香港開了一場分享郎朗成長的講座,與此同時和香港國際音樂家協會主席李仁傑先生結下了不解之緣,兩位對鋼琴教育發展充滿熱忱的人一拍即合。

^朱雅芬教授與李仁傑伉儷

在長達10餘年的相知相識中,李主席回憶道:

“朱老師對一切有益於鋼琴教育推廣的活動,都是‘義不容辭’的。早在2018首届中国(三亚)国际钢琴音乐周的籌備之時,便慷慨邀請國內其他著名鋼琴家、教育家一同參與;同時主動提出擔任2019首屆韓中國際鋼琴演奏比賽的評委,為的就是把中國鋼琴教育帶到國外去交流。”

^2018首届中国(三亚)国际钢琴音乐周

^2019首屆韓中國際鋼琴藝術節暨鋼琴演奏比賽

朱雅芬教授不僅是一個鋼琴老師,更是一個藝術家和學者。

斯人已逝,她的嚴慈相濟,以德育人,照亮了無數琴童的鋼琴之路,為鋼琴事業的奉獻精神會一直根植於我們心中。她的愛也一定會結出更絢爛的花朵、更豐盛的果實。

(Visited 24 times, 1 visits today)

About The Author

You might be interested in